__Corrupt丶

K许愿:

变化的是年龄,不变的是热爱,好的让我们祝小月亮这对新人新婚快乐!

刚才太激动发错了🍺🍺

陆一:

哎呦卧槽!垂死惊坐起!!这什么旷世珍宝??

圆哥很orange🍊:

❤️

看着就让人开心









见水印 侵删

不要开枪 [完结]

谢文隽:

前文:01-10


后文见下。




就服lof这个发出来半天才吞的尿性。被它干得毫无脾气。


重发补档。




十一到十八见链接:我是链接


十八以后见下文






  (十九)


  城南开了家面馆,老板姓张,是个粗人。之所以说他是个粗人,一是他一看就是力气活出身,身上腱子肉紧巴巴。二是他算数不太好,而且总忘事。街坊喜欢来他家吃面,给的牛肉分量很足,一半面一半肉,但是这位不怎么喜欢开张。他一周能有三天在门口挂歇业的牌子,开车去城外遛狗。养那条狗又很凶,汪汪个不停。见谁咬谁,为此天天赔钱。


  许昕有空就来面馆,张继科管他叫带枪的朋友。他不怎么明白这个朋友为什么老是揣着枪,也不怎么明白自己账户上怎么那么多钱。他记得好些事,比如跟许昕在大院一起长大,点着过大公鸡的屁股,扒过别的孩子的裤子,挨了一顿胖揍。这些事想起来都很快乐,但他总觉得自己有的事想不起来。许昕说你脑子受伤了,但也没伤太大,忘得也不太多,主要是你记得我就行了。他这话没说假,张继科能记得绝大部分不重要的事,除了跟杀人有关的一切,此外他把马龙给忘了。


  最开始许昕以为张继科是装的,怎么就能特定忘了马龙呢?后来有一天他跟张继科看见了马龙。马龙学会了抽烟,那时候是夏天了。他叼着烟从店面前走过。道哥第一个有反应,扑到玻璃门上又叫又摇尾巴。张继科生怕它又出去咬人,就追过去抱它回来。他跟马龙打了个照面,马龙没说话,他也没说话。


  过了半晌,他冲马龙点点头。打开玻璃门,说不好意思啊,这狗平常挺听话。道哥从门缝里钻出来扑着马龙腿一通猛舔,张继科就把它捞住,说你小子别……但道哥根本没准备咬,他挠了挠头,一时不知道骂什么。马龙什么都没说,看着张继科身后的许昕,两个人交换了眼神,他说不碍事,我天生就招狗,以前跟狗睡多了,身上有狗味。


  张继科点头送客,抱着道哥进了门。许昕说你认识那个人吗?张继科没答,只说这小子长得挺乖的,那么白白净净一个人,怎么就能抽烟呢?


  他唠唠叨叨去找狗链子。马龙没有走远,许昕远远看着他,眼眶不断充血。他揉了揉眼睛说,继科儿你家辣椒面也太辣了,这生意能好么。张继科就给他一块手绢,说着你可别瞎咒。许昕盖住了眼睛。


  张继科嘿嘿笑,道哥汪汪叫。他在厨房给许昕下面条,觉得许昕这个智商基本无法挽救。余光中他能看到远方刺眼的人影,那人身上穿了件钢铁侠T恤衫,价值连城的限量款,其实不怎么好看。他也有一件,就在箱子底下放着,平平整整,准备火化时候穿。




  人濒临死亡的时候,可以想起来路无数次变换的车道,几百个在凳子上独自清醒的日日夜夜,想起老朋友,和霓虹灯,腐烂的外卖,残疾的拖着长长白线的单眼热带鱼。但说到底,最后只能想起一件事。张继科那时想起的是一个地点,叫雷克雅未克,他一生从未去过雷克雅未克,那里有巨大的乌云,遮天蔽日,能挡住所有的月亮。


  日子照常。他有时候想,命真是很神奇的东西。